中国留学生在日本找工作几乎是难于上青天

本文来自你的脚印 发现

中国留学生在日本找工作几乎是难于上青天

2002年1月18日,在日本大分县山香町的“杀人盗窃事件”中,被喻为“留学生之父”的吉野谕被中国学生杀害,其妻也身负重伤。尽管该事件已经过去很久,但由于作案者是日本别府大学原中国留学生等五人,自从警方通缉和逮捕了他们之后,别府大学的其他中国留学生 也深受影响,他们现在是打工困难,学生生活越来越窘迫。

据别府大学中国留学生会代表刘先生介绍,一方面,由于地方经济越来越严峻;另一方面, “ 留学生之父”被杀事件也彻底地影响了他们的形象,使得别府地区的中国留学生找工作非常困难,大家的生活相当艰苦。现在留学生找工作几乎是“难于上青天”。

一位来日留学的上海新生四个月内先后应聘60多份工作,都全部失败,最后好不容易才被一家大分市内的照相机工场录用。现在,他每月生活费用约六万日元,而家里能够提供的只有每月三万日元,剩下的学费及其他开支只能依靠打工来补充。

另外,据别府大学介绍,在当地找短工打的留学生中,只有半数左右能找到有限的工作做。 为此很多留学生被逼无奈,不得不像原酒田短大的留学生那样,向学校请长假到东京或大阪去赚生活费,目前已有100多人“出外赚钱”,甚至有十多名留学生已经离校出走了。

自上个世纪90年代后,日本众多的民意调查都发现,日本国民总体对中国人的行为印象不好 ,如地铁逃票、垃圾不分类、任意侵占公共用地、随手丢弃东西、吐痰等等,令日本普通民众反感。

需要提醒的是,到日本来留学同样会面对这样的矛盾:如果你选择学业,你会发现,你根本没有充足的时间来打工;如果你不把每周2/3以上的时间用来打工,你就会发现,在这个消费高昂的国度,你会根本交不起学费、交不起房租、甚至连自己的三餐都不能维持。

据日本《中文导报》2003年3月份报道,受到日本经济不景气影响,近年来,日本各自治体 、学校和基金会等提供的各种奖学金减少了1/4以上。此外,奖学金的数额也比以往有所减少。然而,与此同时,赴日留学生、尤其是赴日中国留学生人数逐年增加。

接踵而来的是, 中国留学生想要取得奖学金的难度越来越大。 对于已经进入大学部三、四年级和大学院的留学生来说,日本政府设立了比较完备的奖学金制度,用以保证这些主要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优秀学生,能够在以全副精力投入学业的同时, 不必为生活过于忧虑。

然而,这一项丰厚的奖学金多由日本驻外使馆在日本国以外的地区择优录取。在日本国内在读的自费外国留学生,要想获得该项奖学金,名额十分有限。

还有一种文部省奖学金,是面向更多的自费留学生的,这就是自费外国留学生学习奖励费。自费外国留学生学习奖励费是由日本政府文部省与财团法人日本国际教育协会协同合作,从1978年开始支付的。赢得这项奖学金,可以令获奖者在不打工、或少打工的情况下,以比较节俭的方式维持自己的生活和学业。不过,该项奖学金一般只能享受一年,且家族成员不可同时享有此奖学金。

此外,在日本还有由各个地方政府、国际交流团体等实施的,针对自费留学生的奖学金和留学生援助事业。一般而言,由各个地方政府所实施的奖学金,针对在本地区登录的自费留学生而设立,大多金额不高,但是名额相对较多,争取也相对容易。而民间的企业和助学团体实施的奖学金制度则名目繁多,而且各有特色,各有侧重。有的金额很高,但往往名额不多 。

近年来,由于日本经济持续的不景气,就连日本自身的中学生、大学生都感到“待遇”降低了许多,奖学金也被频频削减,当然更不必说“外来”的留学生了。对于留学生来说,一方面,不少老留学生提醒中国国内计划赴日留学的学生,尽可能先申请到奖学金再来日本,因为日本有不少奖学金都是可以在中国国内进行申请的,这样可以为日后在日本的学习生活提供一点保障。

而另一方面,在日本的数量庞大的留学生们,仍然只能在打工和学业中寻找艰难支点。另据《环球时报》2001年10月26日报道说, 一位在国内学习生物工程的大学毕业生告诉该报记者,他本来的专业很吃香,在国内月薪近4000元。干了两年后,觉得工作平淡无奇,看到身边的同学不少都出国了,觉得不到外面走走对不住自己,于是他辞去了工作,连到手的房子也放弃了。

因为在他看来,到了外国一切都会有的。带着近百万日元,这位留学生来到日本,进入东京一所语言学校读日语。在交掉近70万日元学费等费用之后,他仅剩下了20多万日元。如果租借民房,他的钱至少又要花掉一大半,结果,他在不足十平方米的朋友家里住了三个月,也足足吃了一个月的方便面。

三个月后,他终于找到了工作。从那时起,他开始认识到在日本似乎比当初想象的还要残酷。三年后,该报记者再见到这位留学生时,他已考进高崎的一所国立农业大学读经营管理。记者祝贺他考进大家羡慕的国立大学,他却只是苦笑。原来,尽管他一年干了七八种工作,但挣的钱还不够交私立大学的费用。因此,不想再欠新债的他宁愿放弃原来的热门专业和攻读硕士的想法,选择了一所偏远的国立大学,从本科读起。

除了经济原因,大部分留学日本的中国人还必须跨过日语学校的门槛。随着近年来留学生的大幅增加,一些以留学为途径来日本打“黑工”的人呈直线上升态势,这些人严重影响了所在语言学校的声誉和今后的学生审批率。于是一些学校就采取了硬性收取保证金的做法。保证金一般为50万日元,“黑”下来就没收,中途退学或考取大学、就职也很难全额退还。

这种做法,对学校是一笔可观的收入,而对留学生则是雪上加霜。 就职方面,在日本经济不断衰退、失业率战后首次突破5%的今天,中国留学生的就职难问 题更趋严重。虽然并不是所有日本企业都对留学生说“NO”,一些与外国有业务往来,或者有意进入外国市场的企业也表示欢迎留学生。

近年来,日本在雇佣方面采取了一些令人瞩目 的新举措。 首先,薪酬不断减少。尽管政府还没有统计下降率,但在就职的外国人中,反映工资持续几 年没有增加以及奖金发不出的声音最为集中。为解决日本男性少和老龄化问题,日本政府20 01年发出新指令,取消了想要取得就职签证的外国人年薪必须在300万日元以上的限制,将其改为与企业同工种的日本职员相同的水平。这种含糊的说法无形中为日本公司降低外国职员薪金提供了借口。

其次,在有业务往来的外国设立办事处,聘请有留学日本经历的人在当地就职的现象有增无减。经营者正是看准了一些留学生希望在自己母国工作的心理,给他们开出高于当地工资水平的条件,但这个薪金标准却大大低于在日本直接聘用人员所需的费用。有些公司甚至以帮助办理日本签证作为交易条件,来换取留学毕业生回国就职。

此外,随着竞争越来越激烈,日本公司对留学生的要求也水涨船高。东京外国人雇佣服务中心的负责人表示,除了与IT产业相 关的留学生最热门之外,医药、化学等专业的留学生也受欢迎,而其他专业,尤其是文科类的留学生就难以乐观了。

0 赞一下吧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18 smallforum.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