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推广“帮残疾人打手枪”付费服务![有图有真相】

本文来自你的脚印 知日

日本推广“帮残疾人打手枪”付费服务![有图有真相】
本部设在日本新泻市的 NPO/白色的手(好吧,这名字就比较邪恶)三年前开始在日本全国范围内推广为男性重度身体残障人士解决性需求的服务。该服务获得了用户的一致好评,砖家指出:对于重度残障人士的性需求全体社会必须给与充分理解。

该活动旨在为神经性小儿麻痹症等性活动无法自理的脑损伤患者提供护理服务。服务现已在北海道、东京、大阪、福冈等18个都道府县全面开展
服务内容:根据相关女性介绍,护理服务要先戴上橡胶手套,然后帮对方套上安全套,促使其SJ。SJ后用毛巾擦拭干净后服务结束。

亮点是收费标准:
15分钟3500日元(约282人民币)
30分钟5500日元(约444人民币)
超过1小时收费1万日元以上(约800人民币以上)

言归正传!残疾人也是我们社会的一份子,跟我们的生活密切相关,他们的的爱情之所以遭受世俗的冷面,最沉重的一个原因,是性功能障碍。这是一个最公开的怀疑——所有人都在心里问:他们行吗?同时又是最隐秘的判决——无需任何听证与申辩,结论已经有了:他们不行。这公开和隐秘,不约而同都表现为无言,或苦笑与哀怜,而这正是最坚固的壁垒、最绝望的囚禁!
教育、就业、社会参与,或许我们普通人包括政策、社会救助体系,都能给予一些适当的帮助、爱护,即使还有很多失位的地方,至少已经被公开谈论了。那性呢?对于一个体格健全的成人来说,即使没有稳定的性生活,偶尔约个炮也不是难事。还有林林总总的色情服务行业可供解决一时之需。表达并满足自己的性需求天经地义。有的直男癌还把自己的性欲和性能力看的极为高尚。
社会对性的宽容度,即使缓慢,还是不难看出点滴的进步。可是我们讨论来讨论去,似乎很少看见残疾人的踪影。他们享受性生活的权利和欲望被遮蔽,好像并没有让我们觉得不适与不安。尤其是多数组织和政策只是单方面面向男性残障人士的,不免让人联想到女性性权利之稀薄辐射范围之广。在多数国家,女性残障人士的生育补贴仍然还是空谈。而那些未婚的、重度的残障女性,她们的性渴望,也鲜少有人诉说。

日本针对残疾人所提供的这项服务设有专有的风俗店以及上门服务,这项服务充分强调其“辅助性”,服务人员戴上橡胶手套,帮助残障人士按摩清洗,勃起后再替客户戴上安全套,以手协助完成射精。过程含有齐全工具辅助,没有多余的身体接触,这也不仅仅是追求利益,金钱。她们的存在其实也是一种社会安定力量,家里的残疾人心情好,也会感染家里人,更会感染这些残疾家庭周边的人,如果没有她们的服务,日本残疾人或许不象现在这么平静,各种事件或许会频繁发生,为残疾人“打飞机”也是在维护社会的稳定。

据我了解我们的宝岛台湾也有名为“手天使”的面向重度身体障碍者和视障者的民间自慰辅助公益组织。在欧美国家,类似的民间义工团体就更多了。在韩国,也有公立机构为残疾人提供免费性教育、性康复等服务。荷兰的提尔堡市,已经形成多年的公费为残疾人提供性消费的机制。

当然比起一切还只是空白的中国,这些足够我们慨叹自身的落后。光是针对残疾人的基础服务还不能落实到位,谁还顾得上残疾人有没有高潮?然而,残疾人的性福确乎是一件无可避讳的事情,他们的权利岂是你无视就可以否认?他们的性需求包括性取向,和我们一样,出于纯正无缺的自然。他们的性生活问题,如果能得到社会资源和广大人群的郑重对待,同样是可以得到合理而实际的解决的。

至于这项服务到底好不好,也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大家对此怎么看呢?快来留言告诉小编吧。

0 赞一下吧

回复数:4


    http://needjoy.net/wp-content/uploads/2017/03/images-4.jpg小辫, 小辫:你们也不关心一下女性用户的需求 :-x
    http://needjoy.net/wp-content/uploads/2017/03/InspirePRO-300x121.png美丽, 啊:北欧某国家早就开始由政府买单请妓女为残疾人提供免费服务了 8)

      http://needjoy.net/wp-content/uploads/2017/03/bf422afb7e3b07a806780731b0bf9340.jpgmao18, mao18:中国啥时候有这服务我立马把腿打折

    http://needjoy.net/wp-content/uploads/2017/03/images-1-1.jpgpan:把你的第三条腿打断,你愿意么? :lol: :lol: :lol: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18 smallforum.net All rights reserved.